葉雨💕🎈

🎯叶黄💍 瑞嘉💞

喻黄 all黄

最近迷上434

(日常推荐很多,不好意思)

显然,傻乐很愚昧无知……

两大兴趣来源都受到了重创……

很难受


我的恋爱脑没救了\(//∇//)\
看啥都像叶黄
能怎么办?
继续看呗😄

墙裂欢迎太太围观 @羊肝菌_

HistoricalPics:

“秀才遇到兵”

超级可爱

隐身模式:

周黄+黄周丨半猫化+幼化

P1:挠挠
P2:蹭蹭
P3:舔舔

【叶黄】白手成家

转自 @哼唧要多读书 (原创作者)

老叶抱黄·åª³å¦‡å„¿è¿›æ–°æˆ¿é—¨çš„动作简直要甜哭我
这篇叶黄文让人好动心(✪▽✪)
是我心中理想的叶黄感情状态没错了

谢谢太太 @哼唧要多读书

哼唧要多读书:

· å°ä¸¤å£é€€å½¹åŽè£…修房子的故事


· èƒŒæ™¯çŸ¥è¯†æ¥è‡ªç™¾åº¦&生活+,如有错漏还请见谅


 


 


退役之后,黄少天买了一张去往B市的单程票,说是以后要在那里定居了。


临走那天,蓝雨所有人都来给他送行。卢瀚文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黄少天身后亦步亦趋,好几次险些踩上他的脚后跟,一边依依不舍,一边替他忧心忡忡。


“黄少黄少,你真的要去B市?据说B市的豆花是咸的粽子是甜的炒鸡蛋里是要加香椿的……你,能习惯的了吗?”


“放心吧翰文。”郑轩大大咧咧地揽着卢瀚文的肩膀说道,“也不想想黄少是奔着谁去的?哪怕是秋葵,他也能吃出甜味来啊。”


黄少天嘴里骂着“滚滚滚”,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挨个和昔日的队友们告别——轮到郑轩的时候额外锤了他一拳——最后停在了喻文州面前。


“保持联系,替我向叶神问好。”喻文州看着与自己并肩作战了十年的搭档说道。


“放心吧队长,如果刺探到什么情报,我一定会随时回传给你们的!”黄少天笑着,和喻文州对了一下拳,就像他们曾经无数次在上场比赛前做过的那样。只不过,接下来的旅程,他就要去和另一个人组队了。


组个一生一世的队。


黄少天原本以为自己多少会有些不舍或者焦虑的。毕竟,他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故乡、离开这群一同嬉笑怒骂过的朋友、离开他所熟悉的生活方式,奔赴一座遥远的陌生城市了。可实际上,只要一想到那个刚刚发来短信说“我在机场等你”的男人,他的心里就像是燃起了一堆火。别说区区一个B市,就算是天涯海角一辈子流浪,他也无所畏惧。


他深吸一口气,拖着箱子朝安检走去。他听见卢瀚文在他身后大喊:“黄少有空了记得找我竞技场!”他没回头,只是挥了挥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比了个v。


 


 


飞机一起一落,已是跨越大半个中国。


好在机场还是熟悉的。落地之后,黄少天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约好和叶修碰头的麦当劳,进去张望了一圈,在角落位置里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黄少天松了口气,拖着拉杆箱快步走过去,不等屁股沾上凳子,嘴里就嘀嘀咕咕地念叨上了一路上的种种,从“幸好邻座是个不玩荣耀的大叔”一直讲到机上杂志夹缝页中老掉牙的笑话。叶修接过他的行李,递过一杯橙汁,顺手扯下了那人脸上的口罩,好笑地看着那张被捂了太久热得通红的脸。


“捂这么严实?B市可没有那么多你的粉丝。”


“没有粉但是有很多黑好吗!”黄少天做了个凶狠的表情,接过橙汁一口干了。清凉微酸的饮料很好地抚慰了被机上干燥空气折磨了一路的嗓子,黄少天立刻觉得自己原地满血复活,一抹嘴巴准备再唠上几个回合。


可惜叶修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隔着帽子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嘴角勾起一弯浅笑:“走吧,带你看看咱家。”


 


 


叶修退役后进入了国家体育总局下属的电竞分局,混了个不大不小的科长。电竞局的待遇不错,在B市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还管分配住房。叶修目前住的,就是单位共建小区中一间小户型两室一厅。


这处房子黄少天也是熟悉的。照片里见过,视频中看过,甚至还用街景地图一寸寸描摹过周围的景色,然而亲临实地却还是头一遭。路旁的小餐馆和便利店,黑底黄字的招牌和太阳底下懒洋洋的霓虹灯管;不远处站着发传单的小伙,还有迎面走过来挽着手臂的姑娘;风从不知哪个胡同旮旯里,带过来小孩子嬉戏打闹时发出的笑声。


一切像是真实而生动地活了过来。


黄少天酝酿了一路也没聚起多少的乡愁,此刻更是彻底散得没影了。走进单元楼,他抢在叶修前面爬上楼梯,顺着门牌号找到房间大门,然后转过脸来,叠声催促慢腾腾走在后面的那人快些过来开门。


“这么着急,看来少天很期待和我同居?”叶修一边掏钥匙一边调侃,毫不意外地收获自家小朋友的白眼一枚。


“滚滚滚,我这是关心自己未来的生活环境!”


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不耐烦地戳着叶修的胳膊肘,待到房门一开就立马蹿了进去,好奇地四下打量。


首先看见的是很有样板间风格的灰色布艺沙发,大约是职工宿舍的标配。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只烟灰缸和几本《电竞周刊》。不大的客厅收拾得挺干净,明显是临时才整理出来的,最好的证据就是房主清空了垃圾桶却忘记套上新垃圾袋。


“不错嘛,比我想象的好点,我原本还担心会看到成堆的泡面桶呢。这边应该是卧室吧?怎么床头柜上有一个烟灰缸!你还在床上抽烟的?也不怕把床单点着了?哎哟老叶别拽我,我还没看完呢!”


黄少天还在点评呢,叶修却是把大号行李箱贴墙一放,拉起黄少天就往外走,任凭身后的人怎么叫唤也不做解释。他们出了楼道,穿过一条马路来到隔壁新建成的一处小区,七拐八拐绕过绿化带,进了一栋单元楼,坐电梯上到十二层,穿过短短一段走廊,终于来到一扇住宅门前站定。


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钥匙,塞进黄少天手心,从背后环着他,两人手把手一起拧开了那扇门。


“刚才的员工宿舍不算,这才是我们的第一个家。”叶修把下巴搁在黄少天的肩膀上,侧脸相贴着,从小小的门口窥探这间新居。阳光从通透的落地窗一路照进来,空气中的浮尘都被映得闪闪发光。


黄少天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缓过神,忽然箍在腰间的手臂一紧,整个人随即被拎起来,两脚悬空着迈过门槛,几个大跨步来到房间中央,还被抱着原地转了一圈。叶修的呼吸喷在他的耳朵上,热热的,痒痒的。


“抱你进了新房,从今以后就是我媳妇儿啦。”


 


 


想当初他俩还在异地恋的时候,也曾有一搭无一搭地聊起过对于共同生活的幻想。


那时候的他们都还年轻,未来之于他们有着太多无法预估的可能性,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也没有什么是不敢想的,上下嘴皮子一碰,全然不在乎自己描述的是怎样一座空中楼阁。尤其是黄少天。当他谈起对二人小窝的期待,既要偷闲躲静又要车水马龙,既要通透敞亮又要冬暖夏凉,既要温馨小巧又要广纳宾朋……叶修在网线另一头笑到捶桌,打字回复他说:“照这个标准,不如就在哈德村安家吧。左临空积林右靠罪恶之城,南有烈焰森林北挨一线峡谷,完美满足少天大大一切需求。出门遛弯还能顺手刷怪哦~”


然后黄少天开了个小号,把叶修的马甲约到哈德村郊外打了一架。


直到后来,叶修在电竞局任了职,分了房,留在了B市。未来与安居不再遥遥无期,二人之家的话题却没再被提起了。事实既定多说无益,这道理他们都懂。只是叶修作为先定下来的那一个,心中难免有一点抹不平的歉意。


所以,叶修在看到写满了溢美之词、精确覆盖黄少天期待的广告传单时难得冲动消费了一把,先斩后奏地买下了这处房子,毫无预警地把人带了过来,时至当下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些许心虚。


新建成的楼盘没有经过内部装修,模样其实挺寒碜的。地面与墙壁都是裸露的水泥,接缝处大概是没有涂匀,颜色深一块浅一块的。塑钢窗框上粘着没剥干净的黄色塑料包装,半截垂在屋里,半截挂在窗外迎风招展。电闸乱糟糟地露在外面,暖气管道大喇喇地横在天花板上。


叶修忽然担心自己准备的“惊喜”一不小心变成了“惊吓”。


“我靠!老叶你真是……放大招从来不开预警的啊!”


就在叶修胡思乱想之时,黄少天从他怀里挣出来,挣扎着下了地,跑来跑去地察看房间的构造。


“这个位置是餐厅,次卧用来做游戏室。还有阳台!老叶我们可以做成地台样式的吗?摆几个垫子直接盘腿坐上去的那种?不过秋千椅也不错,我一直想要一个。卧室的墙你觉得涂成什么颜色好?我突然觉得电脑还是应该放在主卧,不然你半夜爬起来抢boss我都不知道……”


他越说越兴奋,看向叶修的眼神亮晶晶的,嘴角快要咧到耳朵边上,生怕别人看不出他的开心似的。叶修看着他的模样心里一松,不自觉地笑了。


世上有不少自诩积极乐观的人,可是没有一个能像黄少天这样。不是苦中作乐、不是故作坚强,而是他的眼睛里总是闪着光。这家伙,就像是一团永远燃着的火,无论遇到什么总能看到光明的一面,连带着让周围的人也觉得生活充满了美好和希望。


叶修将手插在口袋里,脚步轻快地走到黄少天身侧,配合着那人天马行空的念头,时不时地应上几声。空荡的房间,在你一言我一语间改头换面,变换着各异的风格,被他们的想象所丰富、填满。


这感觉真神奇。叶修想。明明眼前还只是一张白纸,脑海中就自动投射出了色彩斑斓的图画。就好像身边这个人,明明才在一起不久,心里却已经和他过完了好几辈子。


 


 


依照叶修的说法,光是买下这处黄金地段的新房就已经掏空了他的全部存款,还额外背上了一笔房贷。黄少天感动之余大手一挥,十分土豪地包揽下从装修到家电的全部费用,直接找到了B市评价最好也是价格最高的家装设计师,决意要把“陋室”打造成“金屋”,专门用来藏叶修这个“娇”。


叶娇人表示此举甚好。以后黄金主负责赚钱养家,他只需待在屋里,没事抢个boss啊,抢个boss啊……


黄金主勃然大怒,认为叶修这厮宅男成性,必须要投入社会的大熔炉接受劳动改造。叶金丝雀只受宠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又被“放归自然”了。


叶修那边朝九晚五地坐办公室,黄少天这厢也没闲着。退役之后,他与直播平台签下合同,成为了一名主播。签约主播的工作和从前他们在役时偶尔搞一次的粉丝互动福利不一样,对直播内容和时长都有严格标准,每逢节假日还要配合平台开展特殊活动,工作强度不比上班族低。唯一的优势就是黄少天作为前联盟剑圣,自带流量,不必担心缺了打赏、短了进项。


只是装修新房的事情,只能挤占他们的空余时间来做了。


 


 


与设计师的约见定在了周末。


他们预约的设计师姓杨,四十来岁,是一位非常干练的职业女性,拿下过国内外不少奖项,是行业内的领军人物,同行和老客户都叫她杨姐。这位杨姐开一家独立工作室,接待的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不乏各界名人。面对现任荣耀国家队领队和前王牌选手的组合,设计师女士依然保持了良好的职业素质,没有显露出丝毫无关工作的个人情绪,只是在听到黄少天不歇气地说出洋洋洒洒一长串要求时,眉毛不自然地跳了跳。


站在一旁的叶修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黄少天趁着设计师低头记录窗台尺寸的空当,狠狠捅了他一肘子。


“我还以为,她在和你聊过之后一定会要求涨价的。”当天晚上,叶修躺在自己宿舍床上时心有余悸地说道。


“滚滚滚,就知道损我。”黄少天皱了皱鼻子。他换好睡衣,回过身看见叶修躺在大床靠墙的一侧,眼睛一转,弯下身去扒拉他的胳膊。


“老叶,起来,咱俩换个位置睡。”


“干嘛?”叶修躺在原地不愿意动。


黄少天瞪着眼睛毫不客气地数落:“你还好意思说!你不知道你这个人睡觉一点都不老实的吗?那么大个人了,总爱挤着我,我都往旁边让了你还非要跟过来,我快要被你挤到床下面去了!”


叶修还是将信将疑:“以前睡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从没听你提过?”


黄少天脸颊一热,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着。过去他俩身处异地,聚少离多,为数不多的几次同床共枕难免都带了点不单纯的目的。全套流程搞下来,两人累得手指头都懒得动,黏黏糊糊抱成一团就睡过去了,谁还有心思管身边人睡相好坏?


“让你换你就换,扯那么多废话干嘛!”黄少天强行转移话题。


“比起说废话的功夫,谁能强得过少天大大?”


“你妹!别睡了别睡了,赶紧起来跟我竞技场,现在、立刻、马上!”


 


 


换过位置之后黄少天又闹腾了几次,原因是某天早上醒来,前联盟剑圣发现自己被死性不改的某人挤得贴到了墙上,活像一只委屈的大壁虎。


黄少天有点发愁。好不容易结束异地生活,睡眠质量倒成了新问题。难道他们两个到头来还得要分床睡?人干事?


叶修掀开被子一角朝黄少天眨眨眼说,来啊英雄,夜夜笙歌啊。黄少天打了一个寒颤,抬脚就往叶修身上踹,嘴里叫着笙你个大头鬼啊!你愿意x尽人亡,本英雄还不想这么早折腰呢!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叶修伸长胳膊圈着黄少天的腰,黄少天抬起一条腿搭在叶修的膝盖窝上,两个人互相抱紧了,姿势扭曲宛如自由式摔跤。


如此这般,二人谁也动不了,反倒是安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设计师杨姐又找他们谈了几次,敲定了设计方案的最终细节,联系好了工程队,新房子的装修工作正式启动。


在装修经验方面,叶修和黄少天实可谓是半斤八两。黄少天是自从加入蓝雨青训营以来就一直住宿舍,至于叶修,这位不问凡俗超脱自在的大佬,充其量只在荣耀世界里拆过墙、打过洞。


然而无论如何,装修现场总是要有人盯的。


开始的两天,黄少天全盘接手,在直播间隙里宿舍新房两头跑。叶修有几次趁着上班摸鱼偷开直播软件看他,屏幕里的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演示单刷副本技巧,弹幕里嘻嘻哈哈地刷了一片“黄少你鼻子上又蹭着白灰啦!”


后来黄少天因为线下活动跑去外省出现场,改换叶修来做这个监工。叶修本想着自己不过是在收工时间过去点个卯,也就没多做准备,下了班夹着公文包就直接去了装修工地。结果和那位过分自来熟的工头刚寒暄了没几句,一个热情的巴掌就直接拍到了他的后背上,在他笔挺的西装上留下了一个豪放的白手印。


昔日大神一朝下凡,不单要经历滚滚红尘,连烟尘粉尘也一道尝遍了。


叶秋听说这件事后,很张狂地把QQ签名改成了“哈哈哈哈混蛋哥哥你也有今天!!!”句末三个感叹号,极尽幸灾乐祸之能事。被会议条款搞得焦头烂额的叶修瞥见这条签名冷笑一声,敲下一句“叶小秋”发过去,紧接着大爆手速,卡在“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当口把自家笨蛋弟弟拉黑了。


欺负完叶秋,叶修感觉自己郁闷的心情稍有缓解,于是收拾好一桌子的文件,换上一件耐脏的外套赶往装修现场,到了新家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他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今天要测试防水,24小时后验收,测试期间房内不留人的。


白跑了一趟的叶修只好打道回府,却在宿舍楼下遇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黄少天。


“你这是……又去哪撒钱了?”叶修从黄少天手上分过一半袋子。


“我靠,我发现你这人真是不会好好说话。”黄少天白他一眼,撑开袋子给叶修展示他带回来的“战利品”:“都是这次活动的周边。夜雨声烦和君莫笑的靠枕,荣耀地图场景挂画,还有几个玻璃瓶,好像是某个手游的衍生品,我觉得挺好看就买了,打算养个水培植物什么的……”


他一边爬楼梯一边絮叨,直到进门后声音才略微放低了些许,像是自言自语。


“新家那边连装修带散甲醛,起码还要半年才能住进去。这边的宿舍虽然只是临时的,但也不能总是凑合着吧。”


叶修不接话,埋头把口袋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针织品拆洗,摆件归类,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


红尘俗世三千烦恼,可若是和黄少天一起,想来也是不亏的。


 


 


墙面和吊顶装修完成后,接下来便是采购家具。叶修和黄少天特意起了个大早,和杨姐约在家具城碰头,打算一天之内解决战斗。


理想是美好的,奈何任务流程进行了一多半,杨姐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工作室那边出了点状况,非得亲自回去一趟不可。面对杨姐不住的道歉,叶修和黄少天都表示理解,还反过来劝她宽心。


“设计方案这么详细,我们两个按图索骥就好,不会有问题的。您放心去忙吧。”黄少天晃晃手中厚厚一沓采购清单,从需购买的商品名目到尺寸配色需求都罗列得清清楚楚。杨姐看清单上剩下的内容确实不多也不复杂,加上工作室那边催得又急,便先行离开了。


没想到,这一走却导致了叶黄两人同居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争吵。


事情的起因其实再简单不过,说白了就是黄少天选择恐惧症突然发作,面对两张同样符合清单要求的餐桌没了主意。两家的导购卯足了劲,分庭抗礼各不相让,居然让黄少天也体会了一把“被文字泡糊一脸”的恐惧。他抹了把脸,扭过头想找叶修求援,谁知那家伙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擅自溜了。


好容易从导购那边脱了身,黄少天毫不意外地在消防通道里找到了正在吞云吐雾的叶修。黄少天当时就炸了,劈手从叶修嘴边夺下烟,飚起语速指责叶修在这一整天采购过程中的漫不经心与毫无建树。


叶修被这劈头盖脸的一箩筐话砸过来也是有点懵。家具城里禁烟禁明火,他是实在憋不住了,这才躲出来抽一根解解瘾。他并非对装修的事情不上心,只是在他看来,卖场里的这些家具实在是大同小异,选购的标准除了设计师划出的框框,自然就只剩一条“随黄少天喜欢”。可当他试图解释这一点的时候,落到黄少天耳朵里却成了更加明目张胆的甩手掌柜行径。


到最后,黄少天愤而转身,面对叶修在身后“你要去哪”的追问,只丢下冷冰冰硬邦邦的两个字“回家”。


一个人跑去停车场,甩上车门,一脚油门一骑绝尘。


 


 


等到怒气消下来,已是不知道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外面的天色已然全黑,黄少天从沙发上坐起来,感觉自己浑身都不太得劲。他在沙发上躺下时没换衣服,手机钥匙都窝在口袋里,揣着一兜子玩意儿就这么睡着了,一觉醒来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硌断了。更何况沙发窄小,他一个大男人躺在上面缩手缩脚,几个小时下来四肢都僵硬了。


明明和叶修睡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拥着搂着,每人分摊到的面积不比一条沙发大多少,怎么睡眠质量偏偏差了这么多呢。


大约是充足的睡眠使人心情平和,黄少天回顾下午的那场争吵,自觉已经没有了那种怒火中烧。叶修这个人,他还不够了解吗?想当初自己喜欢的,可不就是那人强大无匹、处变不惊的模样。只是这份波澜不惊放到现实生活里,难免就变成了平淡如水的代名词。


大概人都是贪心的吧,不肯满足于手中拥有的,总是渴望更多。在一起这么久,黄少天知道自己在叶修心中是有一席之地的,可他竟渐渐地不满足于此,隐隐希望能在那个睥睨天下的荣耀教科书身上,发掘出更多属于凡人的烟火气。


他揉了揉脖子,后知后觉地发现屋里安静的不正常,完全没有另一个人存在的迹象——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叶修怎么还没有回来?


黄少天嘴里嘀咕着,摁开手机想给叶修打个电话,可是号码拨出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对方已关机的电子提示音。


还在生气吗?还是手机没电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黄少天有点不安,手机屏幕久久停留在拨号界面,却没有了下一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响动。防盗门被自外侧拉开,走廊里的灯光算不上明亮,却也让在黑暗中坐了许久、尚未适应光亮的黄少天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他只来得及看见门口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个人就大跨步地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身,把脸埋在了他的膝上。一双带着室外夜晚寒意的手捉住了他的手腕。


“我还以为你回去了。”叶修的声音有点哑。


我不是说了我要回家么。黄少天一时有点糊涂,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原来叶修把他当时的那句“回家”,理解成了回G市。


这个乌龙让黄少天有些哭笑不得。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叶修已经从刚刚的一波情绪中抽身出来,松开了他的手腕,起身关门开灯,再转回来时眉眼间的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一点失态的模样。


不知不觉间,他们两个都已经有所改变了吧。比如黄少天口中的 â€œå®¶â€ç”±äº²æœ‹å¥½å‹æ‰€åœ¨çš„G市变成了眼前这间小小蜗居,比如叶修方才的语气里面,那一闪即逝却又真真切切的几分委屈。


挺公平的。黄少天这么想着,彻底释然了。


 


 


餐桌的款式最后是由叶修决定的,不知是靠掷骰子还是咨询了什么人,黄少天没有问。过了几天新桌子送到了,是组合式的。叶修特意向局里请了假,挽起袖子,亲身上阵组装餐桌。黄少天盘着腿坐在一边,时不时给他递个螺丝刀。


“我早就不生气了,你知道的吧?”黄少天说。


叶修脸上的表情很专注,说出来的话仍然没个正形:“共同事业讲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少天大大已经出了钱,我一穷二白,只能出力了。”


黄少天偷笑:“这么有志气?之前是谁说自己愿意被我包养、甘愿待在金屋里等待小爷我的临幸的?”


叶修刚好拧到最后一颗螺钉,听到这话把手中螺丝刀一丢,把黄少天拽进怀里,坏心眼地朝着他的耳朵吹气。


“现在金屋造好了,黄小爷赶紧来临幸我啊。”


 


 


黄少天被仰面压倒在餐桌上的时候骇得大叫:“我靠老叶你轻点!刚搭好的桌子!别塌了!”


等到他与叶修身子连在一起、随着那人的动作起起伏伏,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想:塌就塌吧,大不了让老叶再重搭一次就是了。


 


 


随着最后一份软装就位,新房的装修工作也彻底宣告完成。


收房那天,杨姐看着叶修和黄少天,露出了合作以来第一个真心的、而非职业性质的笑容。


“你们两个感情真好。”她笑眯眯地说道。


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其实我们也会吵架的。”


“居家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我接待的客户里面,因为意见不合或者嫌对方付出不够,动手打起来的也大有人在呢。明明各退一步就能解决的事情……”说到这,杨姐略微叹了口气,复又抬起头,表情真诚:“祝你们幸福。”


“我们会的。”叶修郑重许诺,紧紧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迁居的日子选在了全明星周末后。这一年的活动主办方是微草,各大战队齐聚B市。用黄少天的话来讲,难得这么多人在,正好用来“开锅灶”。


这天晚上,兴欣蓝雨的全员以及其他战队派来的代表,足足十几号人把他们的新家挤得满满当当。黄少天大呼小叫,企图把不请自来的前微草队长赶下餐桌,结果被这位大小眼神算的一句“人越多阳气越旺,暖房效果越好”搞得将信将疑,错失了良机,放任魔术师在喻文州的左手边落了座。


晚餐的主题是火锅。陈果在厨房里,带领着一帮宅男宅女洗菜切菜;卢瀚文原本跑来跑去地传菜,半途却被阳台上一排玻璃瓶养着的水培植物转移了注意力;郑轩窝在懒人沙发里偷懒,却莫名被包子看中、被迫听他一展歌喉。门铃声欢快地响起,叶修打开门,看到西装革履的叶秋,手中极不相称地拎着一兜子汽水。


——好像每一则童话故事结尾,惯例会有的一场庆祝狂欢。


职业选手里有人开玩笑,说叶神黄少,你们这新房太好看了,干脆整套卖给我吧。黄少天当仁不让地跳起来反驳,细数他们研究风格挑选配件所花费的时间,如果折合成比赛相当于多少个回合价值多少钱,直到对方举手投降、大呼再也不敢了,这才偃旗息鼓,很得意似的朝叶修挤了挤眼睛。


叶修看着他亮晶晶的笑眼,只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被装了个黄少天专属信号收集器。哪怕那人没有在说话,哪怕隔着一屋子的嘈杂喧闹,叶修眼中的黄少天依旧存在感爆表,仿佛他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大叫:“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


叶修伸出手,冲着黄少天的方向轻轻勾了勾。黄少天一眼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颠颠儿地跑过来,歪着头看着叶修笑。


“怎么啦,你是抢不到牛肉丸还是捞不到红薯片了?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天哥去后厨给你开小灶啊。”


“想吃的没有。只是想起一句话,挺久没跟你说了,现在补上。”


“我爱你啊。”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爱情也一样。


 


 


 


 


 


End. 


————————————————————


标题取自三毛的散文。写“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那句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了三毛。


我能说最初的脑洞是想看他俩在餐桌上xxoo么……orz









你要知道,在这世界上,狮子(座)又话唠的,我就只爱一个而已——黄少天!

跪谢指教!!!!(T_T)/~~
手机党的超链接   get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0810我的心尖儿数字

今天是个满粮的日子
很重要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O^)y
少天儿宝贝生日快乐
剑圣大大生日快乐(⑉°Ð·°)-♡

值得被珍藏!!!!!
转自 @关東煮好吃   👈认准她
猴猴睇♥

关東煮好吃:

少天儿宝贝生日快乐~~~~~ â•°(*°â–½°*)╯

妈呀坚持画了十一天突然等到了这天不知道说点啥了!跟上次画的那个龙宝宝一套的wwww

2P哦手机党请戳~ \(•ㅂ•)/♥  

我的大本命君!我会一直画甜甜的你的~!

希望你可以在你的世界里一直幸福的生活~~得到更多的宠爱~~o(*≧▽≦)ツ


以及还是吃了小周~wwwww本能的就画了周黄 (≡ω≡.) 

再次爱你~生日快乐~


   为之疯狂为之喜♥
  今天的拉票活动不单是我一个人
①虫爹【蝴蝶蓝】(黄少天人物角色原创作者)发声:阿黄加油!!
②全职高手官微: #全职高手[超话]# :从来都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在赛场上那就全力以赴吧!
③叶清 (人物角色CV)输赢都好,拼尽全力就是对自己和对手的尊重!喜欢黄少天面对“垃圾”时的得瑟嚣张,也喜欢他面对强敌时大喊pkpkpkpkpk的勇敢以及一口气憋不过来时的可爱,为他站台无怨无悔😂
你帮忙,我帮忙,pick少天当燃王!

虽然有个意外
@蒋劲夫微博:同班同学说让我给她投票,什么bilibili的黄少天,请问那是什么?他比我帅吗?比我帅就不投了。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曲线救票)

等等……一大群粉丝朋友的投票和拉票支持。真的非常感恩感动(ಥ_ಥ)

这一次拉票是我人生第一次的体验。而黄少天是我最爱的动漫人物,没有之一!!!!

虽然很累,但是真是非常值得!!!

少天,爱你我是光荣的♥

虫爹,叶清大大,夏磊老师都来为少天文州打call了!!!!!!你还等什么!!!!
全职粉们,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放出手中的普通票,明天用真爱票炸烟花♥